首页>新闻>新闻详情>

社区代币爆发前夜:这是加密金融最有潜力对接现实世界的增量市场

2021-01-05 09:30:00

链闻 ChainNews

微信号:chainnewscom


知识付费、加密金融、所有权经济和人才 IPO。


撰文:LeftOfCenter
是时候用代币的方式革命互联网收费模式了。革命的道路,应该从创意人和创作者开始。
随着创作者经济的崛起,知识内容产品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姿态,在互联网快速生产和传播,其中很多创作者收获众多粉丝甚至变现,「全民创作」时代悄然到来。但现如今,大部分创作者依然不能靠此维持生计,其根本性原因在于,互联网收益模式存在结构性的问题:即采用一种由广告补贴的免费产品模式,并不是真正的市场定价,导致大部分长尾创作者的收入被稀释和摊薄。
随着加密经济持续发展,互联网开始从 Web 2.0 向 Web 3.0 转型,无论是内容创作、音乐发行、平台类基础设施,还是各种不同功用的 Web 3.0 工具类产品,围绕创作者和社区经济的生态正在逐步完善,这让所有权经济落地成为可能:
创作者可将自己的未来营收能力作为价值支持发行代币,粉丝可购买代币「投资」创作者,并分享其未来经济上的成功;这也为创作者开辟了额外的资金来源,并和粉丝的互动开辟了一条新途径。
和 ICO 被广受诟病凭空发币不同,社区代币是基于一定价值支撑发行,它们或是创作者的盈利能力、人气 / 流行度或声望,开放和无需允许的加密经济基元特性则可促进形成一个以粉丝为导向的价值发现市场。相比实物上链,这种原生于互联网社区中的价值更易于捕捉。
在现实资产上链方案完善之前,社区代币或许会可成为最有潜力对接现实世界的增量市场之一。

创作者经济的崛起
创作者经济正在兴起。
创作者经济并不是一个时髦标签,而是一种正在悄然发生的结构性转变,并且已经在 Web 2.0 时代就已经发生了。
一个重要证据是,长期以来,互联网上出现了大量连接创作者和消费者的平台,从音乐、教育、知识分享、博客、图片到视频等,几乎遍布所有门类。

在这类在线平台上,人们以独立于传统组织形式之外的方式,在某个平台上出售自己的技能、知识和创意谋生,出售的产品或服务包括但不限于写作、视频、游戏、电影拍摄、教育、音乐等类别,Kleiner Perkins 前合伙人埃里克·冯(Eric Feng)将这类人群称为是直接面向消费者品牌的数字原生代垂直创作者(Digitally Native Vertical Creators,简称为 DNVC)
a16z 投资人 Lin Ji 则将此称为是创作者经济,并将它与近年来大行其道的零工经济做了本质的区分。她认为,零工经济是在分工社会中,由同质化和规模效应导致的一种劳动力商品化模式,而创作者经济则突出以异质性技能谋生,它是一种可持续积累个人品牌效应和受众,具有自主创造性、实现个体创造力变现(Monetizing Individuality)、有着可持续发展属性的激情经济。
随着人类文明逐渐成熟,人类的需求也随之进化,作为一名「打工人」,工作不只是为了赚钱,而是希望将职业发展与成就感、自由相结合,即工作除了维持生计以外,还是有意义的。随着互联网的兴起以及各类直接连接创作者和消费者平台的出现,催化了新的就业模式的转型。过去那种仅仅是职业撮合的市场已经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这为新型创作者平台带来了机会。
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 2017 年的一项研究表明,美国劳动年龄人口中有 20%至 30%从事的是「独立工作」,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自由职业」。此外,Uber 和 Etsy 这类数字平台承载的工作机会的比例也在迅速增长,而这种趋势已经覆盖至产业全范围,从数字原住民以个人兴趣变现的 YouTuber、播客和游戏主播到那些非传统意义上的创作者们,比如教师、销售人员、农民、厨师和买手,都在向以数字媒介自雇佣形式进行转型。

大部分人都无法靠此营生
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一门不错的生意。
YouTube、Instagram 和抖音上有很多家喻户晓的网红,加上为了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媒体常常夸大其词的报道,会让人误以为这些平台遍地都是赚钱机会。
据《福布斯》报道,2019 年 YouTube 上收入最高的播主是年仅 8 岁的 Ryan Kaji,他从拆箱视频中赚了 2600 万美元,靠体育花式技巧视频大火的 Dude Perfect 团队赚了 2,000 万美元,美妆博主 Jeffree Star 赚了 1,700 万美元,以上还仅限于广告分成或赞助。而一些更加聪明的人则开始将自己的流量红利变现,比如,中东美妆网红 Huda Kattan 开始自己创业,开发了同名美妆品牌 Huda Beauty,市值达 12 亿美元。
抛开那些成功的励志故事,以及媒体给大众描绘出的美好愿景,数据却告诉了我们事情的另一面。
数据显示,2017 年美国有 1700 万创作者在总共 9 个平台上赚取了约 70 亿美元。然而,真实情况则是,真正能赚钱的只集中在头部玩家,大部分创作者无法靠此维持生计。事实上,只有 3%的 YouTube 频道收入高于贫困线,这意味着有 97% 的人在贫困线下挣扎,想靠此作为营生远远不够。
此外,多数以广告支持的平台,例如 Instagram 和 TikTok,都不会向用户分享收入,在这种情况下,唯一能够变现的方式就是获得大量粉丝,然后销售自己的产品。
和互联网本身一样,事实上,这些平台上的创作者也是一条尾巴很长的幂律分布。幂律分布即马太效应,在该案例中,是指少数人占有大多数收益,而大多数人的收益都很小,因为胜者通吃的原则。

互联网收益模式存在结构性问题免费模式并不能最大化平台收益
这一问题产生的根本性原因在于,互联网收益模式存在结构性的问题:即采用一种由广告补贴的免费产品模式,并不是真正的市场定价,会让大部分长尾创作者的收入被稀释和摊薄。
实际上,大多数传统企业都是通过反复测试客户付款意愿和竞争流程进行定价的。然而,基于数字信息产品的双边市场则不然。原因在于,一般以互联网业务模式发家的产品,网络的规模效应是其制胜的关键。也就是说,对于一个没有技术壁垒的产业,决定其成败的关键是网络规模的大小。
为了扩展这种网络效应,这些平台一般都会采用以需求方为主的规模经济。具体来说,平台方会以免费模式补贴大部分消费者用户,快速抢占用户市场,另一方面,会有一些变现的营收来源,用来补贴。
大部分目前存在的主流互联网平台都是采用这种模式,包括 YouTube、TikTok、Pinterest、Reddit、Tumblr、Google Search、Facebook 等平台上的内容消费都是免费的,这样就可以快速扩展用户规模,另一方面,它们会靠广告客户付费收入以一定指标来补贴平台上的创作者。
这会导致营收最终流向头部创作者,大部分的长尾创作者则无法分得一杯羹。
一种有效的改进方案是采取差异化的定价模式,即以分层定价模式吸引部分消费者产生购买(或产生更多消费),从而实现最小化消费者剩余(consumer surplus)
消费者剩余是指消费者支付的意愿价格和实际支付的价格差额,在供求曲线上,位于均衡价格和需求曲线之间的区域。在一个需求曲线向下倾斜的市场中,有些消费者愿意付出比市场定价更高的价格。
以咖啡为例,假使一杯拿铁的市场定价为 5 美元,但你愿意支付 10 美元,这时候你的消费者剩余就是 5 美元。而市场中还可能会有来自消费者的其他定价需求,从 20 美元、15 美元、12 美元和 9 美元不等。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人们都可按照自己的意愿购买商品,就会产生更多的消费者剩余,即支付总收入减去市场定价总收入。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市场定价越低,消费者剩余就越多;消费者需求越有弹性,消费者剩余就越多。

完美的差异化定价,是商家对每一类消费者收取的价格刚好都处于该消费者的支付意愿,得到消费者剩余的最小化,商家获得最大化的利润。

人们愿意为数字内容付费的意愿有多少?
在广告补贴的免费模式下,均采用统一的免费定价模式,显然无法实现有效的差异化定价。对于极具灵活性的文化创意产品和服务来说,仍有很大空间的消费者剩余有待挖掘,是极为适合差异化定价模型的一个行业。
事实上,差异化定价模式是粉丝经济学的重要特点之一,即通过满足不同忠实粉丝的需求提供服务。而文化创意产业的内在属性和粉丝经济学天然契合,因为文化创意产品对于不同的人来说价值不同,尤其是对于铁杆粉丝来说,可能愿意支付更高的溢价购买偶像的产品。
正如《连线》杂志创始执行主编凯文·凯利(Kevin Kelly) 所言,「铁杆粉丝是那种会购买你所有的作品的人。比如,他们愿意驱车 200 英里来听你唱歌;即使已买过你的书,他们还愿意掏钱购买你出版的精装本、平装本和有声读物全套;他们愿意掏钱购买 DVD 版的 YouTube 频道『最佳』视频;他们每月会来参加一次你组织的聚会。」
「如果有差不多 1000 个这样的铁杆粉丝,即使你不一定会大富大贵,但至少不再需要为生计发愁了。」
按照凯文·凯利《一千个铁杆粉丝》理念,任何从事创作或艺术工作的人,艺术家、音乐家、摄影师、工匠、演员、动画师、设计师、或作者等,只要能获得一千位忠实粉丝就能维持生活。
a16z 合伙人 Li Jin 则认为,实际上只需 100 个真粉丝就够了,创作者可以对受众群体进行细分,然后以不同的价格提供量身定制的产品和服务。按照她的说法,人类目前正处于一种从雇佣制解绑的趋势中,许多人正从公司雇佣关系转向独立的个体化生意。这也是她一直关注的创作者经济。
事实上,免费已不是最佳的模式,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人们愿意为数字内容付费。大多数传统的新闻出版物都成功地建立了付费平台,《华盛顿邮报》、《金融时报》、《Business Insider》、《华尔街日报》,以及常常作为经典案例被提及的《纽约时报》(目前其订阅收入是广告收入的两倍)等均证明了订阅模式的可行性;Spotify 月活跃订阅用户占用户总量的一半。

互联网产品开始探索多元的变现模式
既然广告模式不靠谱,那不如直接从消费者那里赚钱。
事实上,Web 2.0 的一些平台和工具提供商已经意识到这种变化,在为平台的核心用户——创作者打造广告之外更加多元的变现模式
比如世界最大的 UGC 视频平台 YouTube,从最初只有广告分成,到目前已经为创作者提供包括品牌合作、直播打赏、店铺、付费订阅等多种变现渠道了。抖音海外版 TikTok 在今年 7 月发布了一个创作者基金,计划投入 2 亿美元扶持这个创作者计划,同时将发布一个类似 Bits 的小费机制。
此外,相比 Medium 模式,Substack 这样的创作者平台往往更能吸引创作者,因为它为内容创作者提供了一种自主设置定价权的方案,允许创作者自主设定价格,通常内容创作者可自行设置按月订阅模式(每月至少 5 美元),而平台方 Substack 会从中抽取 10%的费用。
Patreon 是另一个值得一提的粉丝付费订阅模式平台。定位创作者赞助,Patreon 允许创作者开设自己的会员计划,创作形式相当广泛,包括但不限于摄影、色情游戏开发者、独立音乐人、YouTube 杂谈节目主持人、视频导演、绘画、写作者等形式,赞助机制主要由创作者自行设置,非常灵活,可按月付费、按件付费、以及为粉丝提供更多权限的高级功能,一般来说,费用越高享受的权限和回馈也越多,当然,创作者也可以纯分享免费内容提供给读者,或是发表创作获得赞助盈利,甚至获得稳定收入靠此为生。
比如《比特币标准》 (The Bitcoin Standard) 一书的作者、经济学家 Saifedean Ammous 在 Patreon 上开设了自己的会员计划,共分 3 个档位,前两个档位分别是每月 25 美金和 50 美金,享受相同的权限,包括允许赞助者直接访问正在写作中的书稿,参加线上直播课程,加入网络论坛和 Telegram 群等;最高档位为每月 300 美金,除了覆盖前两个档位的权限外,还可提供一月 1 小时的奥地利经济学课程和比特币最新研究的私教课。
当然,也有可能粉丝根本不求具体的回报,纯粹只是为了出资支持创作者完成某项想要完成的事情,因此,Patreon 某种程度上有点不太像买卖关系,更像是一方心甘情愿出钱赞助,另一方通过回馈表达感谢,少了买卖关系的那一种强制性。
诸如 Substack 这样的将消费者与创作者直接连接的一系列新兴平台,赋予创作者一种定价权,基于该价格可形成一个市场,市场中的消费者通过买单表决该产品是否具有价值。如果他们愿意为此买单,则形成一个基于该作品的价值市场。
也就是说,随着越来越多这类平台的出现并被创作者逐渐采用,原先处于大型组织中价值难以被量化的个体,可由这些市场来为自己的作品形成自由定价

加密金融和债券代币化
一种更为彻底的改进是,以创作者未来收入作为价值支撑发行债券,粉丝可购入债券并允许他们进行交易,这可追溯至互联网音乐人先驱 David Bowie 发行的「鲍伊债券」。
1997 年,华丽摇滚音乐人 David Bowie 曾推出「鲍伊债券(Bowie Bonds),将自己在 1980 年以前发行的所有专辑的版税作为担保发行债券,这些债券后被美国保德信保险公司(Prudential Insurance Company)以 5500 万美元买下。这项 10 年期债券利率为 7.9%,较市场基准利率美国公债利率高约 1.5 个百分点。
在当时,这笔交易对鲍伊来说相当有利的,因为这让他不必放弃自己歌曲所有权的情况下,就可以预支十年版税和授权费收入。

这是一次大胆的金融实验。在此之前,将流动性不足的资产包装成债券的做法只是在住房和汽车抵押贷款中十分普遍,但 David Bowie 首次将这种方式用于音乐版权上,开创性地将知识产权包装成金融产品。此举获得不少金融专家的赞叹,因为他真正懂得知识产权的价值。
加密金融及其一系列加密经济基元的兴起,可将知识产权的「价值发现」放到最大。以篮球运动员斯宾塞·丁威迪(Spencer Dinwiddie)为例,他曾发起一项名为 Gofundme 的众筹活动,目标金额为 2,625.8 BTC 等值美金(折合 2460 万美元)
这项众筹是以他的 NBA 合同收入作为支撑,基于以太坊发行代币化债券,提供给球迷粉丝们购买和投资。在和 NBA 官方组织几个月博弈之后,Spencer Dinwiddie 通过此次活动提前获得 3400 万美元合同收入中的 1350 万美元,作为回报,投资者可获得每月 4.95%的利息,并有机会加入他的全明星周末活动。
本质上,这是一种将债务代币化的方式,相比于找机构借钱,球迷可以成为投资者,可为球星们开辟额外的资金来源,以及与粉丝进行更加多元的互动。对于球迷来说,这项计划可以让球迷「押注」球员的成功,并通过球员未来的表现赚钱。

以粉丝为导向的价值发现平台
随着加密经济持续发展,互联网也开始从 Web 2.0 向 Web 3.0 转型,无论是内容创作、音乐发行、平台类基础设施,还是各种不同功用的工具类产品,围绕创作者社区经济的生态正在逐步完善。



Zora:帮助限量发行者捕获二级市场的高额溢价
Zora 是一个为创意者和设计师提供以加密代币形式发布限量产品的平台,允许创作者将限量版艺术品和商品以加密代币的形式发行,该平台上发行的一枚代币承诺兑换现实世界中的一件真实产品。
如果想发行 100 双限量版的运动鞋,就会生成 100 枚特定的代币,这些代币可通过互联网出售和交易,从而可实现实物产品以公开市场的供求动态定价。
随着买卖操作和交易,这些代币的价格会上下波动。这意味着,在将该代币兑换为实际产品之前,持有者仍可将其卖出获得上行收益,当然也可能亏损,由此产生的交易费将归创作者所有。当一枚代币最终被兑换为实物,该代币就会被销毁,并永远从市场中删除,此时创作者将以当时代币的价格获得此商品的收入。
Zora 想要做的就是通过重塑限量商品的买卖模式,帮助创作者 / 品牌方捕捉二级市场中产生的高额溢价,比如,Kanye x Adidas 的联名系列 Yeezys 定价仅为 220 美元,但由于供不应求,导致在 StockX 这样的二级市场上被炒到原价的 10 倍,不过这些高额溢价全都落入黄牛党的口袋。借助 Zora 这样的平台,创作者可以创建自己的市场,以实现真正的价格发现,并且从随后的二级市场交易中捕获价值。
Zora x RAC
当然,最值得一提的经典案例莫过于化名为 DJ RAC 的格莱美奖得主 Andre Anjos 在 Zora 上发行的限量版个人代币 TAPE,每一枚 TAPE 代币代表的是 RAC 最新发表的第三张录音室专辑 BOY 的磁带版 。TAPE 代币基于联合曲线定价,初始价格为每枚 20 美元,最终热卖,价格迅速上升到数百美元。

目前,与发行价相比,TAPE 代币已上涨 83 倍,售价为 1698 美金。

这一个案例向我们证明了基于加密经济基元发行个人代币和建立粉丝社区并以此维生甚至赚钱是可行的,更重要的是,RAC 还践行了社区所有权经济,向忠实粉丝和社区分配了个人代币 RAC,让我们看到了粉丝代币经济不仅是理论上自洽,而且有落地的可能性。

社区所有权经济
互联网让世界变平了,世界各地的人们,无论身在何处,都可能基于共同兴趣话题在线谈论,而加密经济和 Web 3.0 的兴起,让人们无论身在何处,都可以因为持有同一种代币成为利益共同体,并根据自己投入的贡献获得该系统的激励。
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有着敏锐嗅觉的你,看好某位创作者的未来发展潜力,那么你可以通过购买其发行的社区代币拥有这个项目的一部分,类似于购买某个公司的股票押注公司的未来,一旦这个项目在未来取得成功,就会直接反应在代币价格上,作为粉丝的你,不仅分享偶像的成功,甚至还可以对其收入和职业方向拥有发言权。
这就是所有权经济。
在社区所有权经济中,整个社区创建者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大家齐心协力一起开发和推广产品。在一个创作者社区中,社区成员和创作者是一样重要的,在一个去中心化协议社区中,协议的用户群与开发者一样重要,在一个发币项目中,社区代币的持有者发行者一样重要。
而有了加密经济基元、创作者基础设施平台的兴起及其随之而来的一些 Web 3.0 工具,让所有权经济落实到现实层面成为可能。
大多数社区代币都是基于以太坊上的 ERC-20 格式,这意味着无需许可就可对其进行交易,这些代币会产生一个自然的市场。对于社区成员来说,只需持有该社区发行的代币,就意味着参与了这个社区,该社区任何相关成就都会反应在币价上。对于社区忠实粉丝来说,可以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赚取代币,获得应有的回馈。当然,也可以在不参与社区的情况下直接参与市场,通过投入金钱购买代币,也就是说,即使不是忠实粉丝,你也可以押注某人未来赚取收益,押注某个创作者的未来就跟购买股票投资一家公司没有分别。
在 RAC 的案例中,RAC 采用了和 Uniswap 一样的追溯式代币分发机制回馈忠实粉丝,向包括 Bandcamp、Patreon、Twitch 等在内的平台支持者们空投了大量 RAC 代币,这些粉丝要么是付费会员(意味着有付费的意愿),要么是周边购买者(意味着是忠实粉丝),又或者是用 TAPE 代币兑换过磁带实物的人(意味着不是投机投资者),这就是凯文·凯利所描述的那种愿意掏钱购买你出版的精装本、平装本和有声读物全套和购买 DVD 版的 YouTube 频道「最佳」视频的铁杆粉丝。显然这是非常值得的一次空投,因为它将之前最有价值的用户都纳入自己的社区价值体系中。

在所有权经济中,代币不仅仅是一种金融投资工具,更重要的是,它是一种权益代币。比如,发行人可设置分级社区成员模式,要求钱包中持有一定数量的代币,才可访问某个 Discord 频道、阅读某些社区专属内容、获得限量赠品和体验早期发布等专属权益。由于所有权可在链上验证,因此验证是否拥有访问权是十分简单的。如今已有了类似于 Syndicate 这样的 Web 3.0 社区聊天应用,可以一种无需信任的方式验证资产所有权,比如,可使用 Syndicate 创建一个 Chainlink 大鲸社区,那么可以将聊天群组的参数设置为至少持有 1000 个 LINK 代币才能加入该群组。
Syndicate 用户界面
所有权经济让个体成为社区的一部分,不仅表现在经济权益、专属获得的内容,而且作为社区的个体单位还可让自己的意见被更好地倾听,这主要通过治理投票实现。所有这些要素,都会激励社区的最小成员单位——个体成为一个社区的积极参与者和布道者。
社区代币发行平台 Foundation、RollFyooz
Foundation 是另一个定位艺术家和设计师的代币发行平台,由 Dharma 前产品设计 Matthew Vernon 创立。和 Zora 类似,Foundation 允许艺术家发行代表实物的 ERC-20 代币,之后可将代币在二级市场上出售,也可以兑换成实物。和 Zora 在 Uniswap 平台上出售代币不同,Foundation 选择开发自己的协议,以使定价模型更适合艺术品销售,比如,Foundation 平台上发布的作品每一次由二级市场交易所产生的交易费都将归艺术家所有。和 Uniswap 一样,Foundation 也采用联合曲线定义供应量与价格的关系,但允许设计师自定义设置代币销售的低和最高价格,这可解决 Uniswap 平台上最后几件商品由于价格太高用于无法销售出去的难题。
Roll 是最早涉足此领域的平台类产品,作为一个面向创作者的社群代币发行平台,Roll 的目标是帮助内容创造者与粉丝之间建立货币化关系,致力于向住在互联网社区居民的引入社群代币技术栈,让创作者及其粉丝可以轻松赚取、花费和交易社区代币。
Roll 通过为社区平台提供一套工具集,让发行、分发自己的社区货币变得简单,同时,发行者还可自定义货币的价值,也就是说,货币的获取方式和消费方式都由发行人自行决定,从而让社区主体捕获价值。
Roll 由 Bradley MilesSid Kalla 创建,俩人曾就就职 CoinDesk。目前已获得两轮融资,总融资资金达到 270 万美元,首轮投资机构包括 BitMEX 首席执行官 Arthur Hayes、互联网名人 Gary Vaynerchuk 创办的 VaynerX、风投基金 Techstars Ventures、Hustle Fund、Techstars NYC,以及第二轮中的 iFabric Ventures、IOSG Ventures 和 William Mougayar。
和大部分加密项目不同,Roll 没有发行自己的代币,但在产品增长和创作者引入上,一直在有条不紊的前进,Roll 目前已引入 300 名创作者入住,并引入了诸如 Akon 这样的明星说唱歌手在 Roll 上发行个人代币,今年 9 月该平台上发行社区代币总市值已接近 2.5 亿美金。Roll 明年还会陆续与一系列音乐人、创作者和组织合作,将允许这些组织和个体基于 Roll 基础设施和 API 创建社区代币。

Fyooz 是最新崛起的一个社区代币发行平台,允许普通人参与投资艺术家、品牌、人才等项目,并可分享自己偶像事业的成功,不仅是职场上的成功,也包括在经济上的成功。值得一提的是,Fyooz 由强大社群基础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uckDao 孵化,这意味着 Fyooz 有着吸引粉丝的社区基因。

目前为止,Fyooz 已通过和两名说唱歌手 Lil PumpLil Yachty 合作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其中, 说唱歌手 Lil Yachty 发布个人代币 YACHTY,该代币以 15 美元的价格在 22 分钟内售罄。根据 Fyooz 应用显示,这笔交易总共产生了 276,006 美元的收入。YACHTY 代币持有人拥有与 Lil Yachty 相关的多种独家权益,包括获得 Lil Yachty 母亲 Venita McCollum 准备的盲盒(Venita McCollum 曾出版「培养一名说唱歌手」一书),获得 Lil Yachty 职业生涯中的个人物品,并与他一起参加在线派对。另一名说唱歌手 Lil Pump 计划在 2021 年早期在 Fyooz 上发行个人代币 PumpCoin。PumpCoin 将允许粉丝直接与说唱歌手本人进行交互,并以其他未指定的方式与 Lil Pump 进行互动。由于 SEC 规定,PumpCoins 仅在美国境外可用。
当我们说到所有权经济时,不仅仅局限于创作者,实际上可适用于更广义的创作者,即那些贡献无论是时间、精力还是金钱成为某个社区一部分,并通过持有社区代币押注其未来,比如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uckdao 和 DXdao (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273659850240.htm) 以及 Karma DAO。

社区代币是泡沫吗?
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经常被人诟病是泡沫、骗局和传销,因为它没有对接现实世界,甚至有人认为,没有增量市场的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只能靠零和博弈得以维系,随着时间发展最终会破灭归零。不过,我们认为,在现实资产上链方案完善之前,社区代币或许会可成为最有潜力对接现实世界的增量市场之一。
为什么这么说?
和 ICO 发币不同,社区代币是有一定价值支撑的,只是这种价值在 Web 3.0 之前是无形的,它最多以广告收入的形式被摊薄在互联网平台上。一般来说,粉丝代币发行者都有一定的人气,其发行的代币本质是是由发起人的声望背书,其发行方式也是一种公平分配,一开始代币发行时代币并没有价值,创始人会通过自定义规则进行初始分配,并自己保留一部分,只要有粉丝愿意买单,就会产生价值,而人气越高的发行人,该代币的价格会越高。
相比实物上链,链闻认为,这种原生于互联网社区中的价值更易于捕捉。有了一系列简单易用的代币基础设施、各种 Web 3.0 工具,以及最为重要的,向非加密原住民的创作者科普社区代币的好处和用例,并帮助他们将分散在各个互联网平台上的社区价值抽离出来,归还给价值创造主体——社区发起人及其社区成员。而这正是 Rally、Roll 还有 Fyooz 这样的平台目前正在努力尝试的事情。

参考资料
  • https://www.nichanank.com/blog/2020/10/9/gray-space-in-the-middle

  • https://li.substack.com/p/unbundling-work-from-employment

  • https://medium.com/@dougshapiro/getting-creators-paid-is-the-next-big-thing-in-media-8d5e88bc7895

  • https://www.chainnews.com/news/507216201550.htm

  • 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273659850240.htm

  • https://a16z.com/2020/02/06/100-true-fans/

  • https://a16z.com/2019/10/08/passion-economy/

  • https://techcrunch.com/2020/07/23/tiktok-creator-fund-200-million-us/

  • https://foundation.app/



链闻精选|读懂算法稳定币
精选好文请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昔日明星算法稳定币 Basis 因监管压力胎死腹中,匿名团队接管后历时两年,Basis Cash 上线。而在此之外,一众新兴算法稳定币随着 DeFi 火爆相继登台亮相,这其中包括备受追捧的 Ampleforth、Empty Set Dollar(ESD) 与 Terra。 本期链闻精选带大家了解算法稳定币的杰出代表,它们面临怎样的机遇和挑战?


👇在这里充值信仰 

热门交易所

热门币种

Bitcoin
BTC-8.22%
56,438.3
Ethereum
ETH-7.92%
2,210.96

比特币蜘蛛BTCSpider.com是比特币新闻及数字货币信息的聚合站,每天追踪采集全球主流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财经媒体、项目官网、交易平台的新鲜信息,实时更新海量资讯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