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新闻详情>

Filecoin 创始人胡安:将想法付诸实践

2021-01-04 18:04:12

Y Combinator 于当地时间 2014 年 4 月 9 日凌晨 2:02 收到了胡安的夏季批次申请。附上的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文件共享系统的大致轮廓和一个攻击计划。他将利用在竞争激烈的创业加速器(当时的"YC S14"批次孵化了 Quora, Ginkgo Bioworks 和 Blockstack)的时间,完善 Filecoin 白皮书,然后发表。申请书上写道:需要一个好名字,这个名字一般......

这位 26 岁的墨西哥裔美国双重国籍人士在斯坦福大学修读研究生级别的计算机科学课程,在经历了一段学术休养生息之后,正在申请创业孵化器。同样在斯坦福大学完成同一学科的学士学位仅仅四年后,胡安就已经享有世界级开发者的声誉。2010 年,他创办了一家游戏初创公司 Loki Studios,仅用三年时间就被雅虎收购。还有他雄心勃勃的开源教育平台 "雅典娜",不过这个失败了。

但真正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最新项目:星际文件系统 InterPlanetary File System,简称 IPFS。YC 的合伙人在 Zoom 上说:"我想我在他申请之前就听说过 IPFS。虽然胡安还没有完成这个项目的编码工作,这个项目旨在改写互联网的工作规则,但这是一个很大的愿景。IPFS 将利用点对点技术建立另一个系统,以取代目前统治网络的中心化提供商和协议。"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胡安是一个技术娴熟的开发者,深思熟虑,习惯于同时处理几个复杂的项目。经过多年不间断的行动,Benet 正在向 YC 申请完成他迄今为止最雄心勃勃的一系列项目的工作。

如果我们把 IPFS 看作是准备解除内容分发网络(CDN)和超文本传输协议(HTTP)当今作为网络支柱的地址,那 Filecoin 就是将挑战占主导地位的云提供商,如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网络巨头亚马逊和谷歌。此外,它将通过一套新兴的、被边缘化的、(当时)不被理解的工具:加密货币来实现这一目标。

Blockstack 的创始人阿里说:"我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他在做什么,只是根据这个名字推测。在 YC,你会遇到最聪明的投资者,说实话,他们也无法理解加密技术。" 阿里也是从研究生阶段来到 YC 的,他最近完成了分布式系统的博士学位。作为仅有的一些投递区块链项目的准创始人,两人很快成为了朋友。

那个夏天以太坊正开始进行募资,在钱真正开始滚滚而来之前,只有 CoinDesk 和其他书呆子关心这个问题。尽管去中心化的比特币网络以及 BitTorrent 等一些 P2P 平台取得了突飞猛进的成功,但硅谷的时代潮流在很大程度上对去中心化持怀疑态度。认为这是一个充斥着失败项目的行业,虚张声势多于实际构建。

图 | Filecoin 创始人胡安(来源:CoinDesk)

在演示日临近的时候,Filecoin 差点出岔子。那是 7 月中旬,据说胡安一直忙着 IPFS 的事,尽管他的本意是向风投基金推介 Filecoin。

YC 的合伙人表示:“你想为 Filecoin 筹集资金,可是现在 Filecoin 什么都没有。”

阿里说:“我记得他消失了。的确是说消失了。我有两个星期没见到过他。”

不过最终,胡安带着 Filecoin 白皮书出现了。

BlueYard Capital 和 Union Square Ventures 领投了那轮融资,开启了半年的开发和更多不眠之夜。虽然 YC 合伙人和胡安对 Filecoin 的部分内容有异议,但他们承认 Filecoin 的主要内容是正确的。

胡安反驳道:“它不是从头开始的,但有一段时期我在砥砺前行,完善它的想法。我希望我能在两周内想出这样的整个结构。”
实际上,这不是两周,而是用了六年的时间来完全构思和开发 Filecoin,比他预期的时间要长得多。

Filecoin 仅仅运行了七周(从发布时算起),就已经看到了每天存储了与 Netflix 相当的数据量。它的速度实际上可以与中心化的云和亚马逊的 S3 等庞然大物相媲美。这是一个起源卑微的庞大项目,就像胡安一样。

歌剧经历

胡安担心家人可能受到威胁,拒绝详细介绍他的早年生活。但有一些事实是公开的,我们能够从多年来与认识他的人的谈话中拼凑出他的一些时代。

他出生在墨西哥,十几岁的时候搬到了圣地亚哥。在斯坦福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不过后来离开了他的研究生项目。在血统方面,他来的时候,一部分家人已经在美国了,其他人则住在其他地方。他的祖母是在纽约出生的。他就补充这么多。

胡安说:"我明白这种资料细节很重要。只是在加密领域……",他拐弯抹角地暗示被绑架逼迫给出私钥的危险,毕竟已经有先例了。

这并不是杞人忧天。我答应了他的请求,被他的优美话术所打动。

他告诉我,在成长过程中,他对图书馆情有独钟。尤其是科幻小说、历史和哲学作品,这些主题仍然在他的脑海中占据着重要地位。

Y Combinator 的招生负责人考德威尔告诉我:“他对很多事情都很了解。他属于那种创始人的类型:全面、好学、兴趣广泛,能看到不同行业甚至不同时期的模式,一个非常认真和有思想的人。”

除了对生活和社会深层结构的强烈关注,胡安也愿意在看似琐碎的追求上投入时间。在阅读了个人最喜欢的《指环王》传奇后,他学会了兽人语的基本知识。归根结底是对世界建设的迷恋,如果没有这些小细节,世界就不完整。

他说:“有时候,几十年后才会看到一个小贡献的价值。”

在圣地亚哥的高中,这种对故事的热情让他进入了学校的剧院。他开始演戏。他搭建布景,不过导演才是他所擅长的。

胡安说:“你可以创造对某件事情的诠释,在舞台上的某些情感,在其他地方是极难创造的。”

为了完成斯坦福大学戏剧专业的辅修课程,胡安改编了 1922 年诗歌《荒原》,名为 "wAsted"。这是该大学关于诗人 T.S.艾略特的大型回顾展的一部分,也是唯一一个由本科生投稿制作的剧本。胡安的团队加入了这位现代主义传奇人物记录在案的厌女症和种族主义的细节,并以这个故事为载体来评论塑料污染。

图 | 胡安参与导演的歌剧(来源:CoinDesk)

他说:“当时,人们都在谈论海洋中的这些巨大的沟壑,我们把它变成了演出中的一个视觉元素。”他解释了该剧是如何进入这一场景的,塑料瓶被散落在舞台上,直到演员们在游泳。一个转盘被旋转成大太平洋垃圾场。

《纽约客》漫画家、胡安的联合导演肯德拉·艾伦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这是一部狂野的、技术上复杂的作品,除了胡安之外,没有人能够在如此充分享受它的同时,还能如此巧妙地驾驭它。”

胡安仍然认为,当现场戏剧发挥作用时,观众体验到的东西是其他艺术形式,特别是 2020 年有限的网络形式无法提供的。但也有一些权衡。也就是说,要影响的心智比剧院里能容纳的更多。

胡安说:“在大学里上演戏剧的痛苦之处在于,你工作了一年,然后它也就表演一两个周。有了电影,就有了数字输出,你可以永远传播它。”换句话说,如果你不能改变现实,光是建立世界,或者讲故事是不够的。

教育平台经历

在今年 9 月的一次采访中,胡安说,如果你想拥有 "高杠杆的影响力",你可以从政,也可以从科学,或者创办一家公司。所有的竞争都很激烈,但在硅谷,一个聪明的、人脉广的斯坦福大学毕业生绝不会为了资金(或至少是资金的机会)而受伤。所以大学毕业后,他走了创业路线。

Loki Studios 是一家来自帕洛阿尔托的引导性运营公司。这家初创公司开发了一款创新的单机游戏 Geomon,利用智能手机的位置数据在游戏中反映真实世界的状况,如天气和环境。2013 年,它筹集了一笔种子轮融资,扩大到 7 名员工,并卖给了雅虎。首席技术官贝内特最终没有去谷歌。

胡安说:“我的人生轨迹开始转变了,我记得那一天。我对这个世界的现状感到非常非常沮丧。这么多随机的问题,我超级生气。"

坐在 Loki 办公室里,早在收购之前,胡安就开始潦草地写下一张表格,列出了 10 个需要立即解决的棘手问题。为什么人们会挨饿?为什么人们投票时违背自己的利益?为什么我们的资本结构会造成大规模的财富不平等?

硅谷以技术解决主义赢得了声誉。PayPal 把自己说成是支付民主化的一种方式,Facebook 则是让世界上每个人都能发出声音的平台。但它也是这个星球上的一个角落,经常向外看,试图把代码的秩序投射到一个混乱的世界上。这些在“法治社会”中孵化出来的平台,就像胡安所说的那样,往往没有考虑到国外生活基础的动荡。

胡安说:“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差异,我对世界的看法肯定与大多数从未在美国以外生活过、从未经历过腐败或法治薄弱的同龄人不同。”他解释了进入名校封闭的校园生活所带来的文化冲击,这种冲击往往会渗入到周围的创业场景中。

胡安认为,虽然互联网及其营利性应用网络是一个伟大的平衡器,但它的发展方式也保留了许多旧的现状。有“墙”,有一些人要遵守的规则,也有一些人要打破的规则。这就是生产经济如何能不失时机地从工业主义转向监视资本主义的原因。

但是,技术官僚制不一定是一个不间断的控制论循环。强权者所维护和被维护的系统,可以赋予那些被桎梏的人权力。

胡安说:“从我的角度来看,这归根结底是学习、知识和教育。这就是辨别真假的问题。在信息过载的时代,拥有知识和没有知识可能同样是制约成功的因素。但在现代人的头脑中,这种元操作系统已经基本失效。”

你不可能建立一个像今天的互联网一样自由开放的东西,而且还能用得很好。

雅典娜是胡安的解决方案,也是下一个项目,一个直接面向消费者的人类学习系统。而且是一个会像电子游戏一样吸引人的系统。它是一个 "包管理器",是概念的 "云",也是通过计算机代码来模拟人类成就的方法。该程序将用户知道的东西,或者说他们做了什么,与共享的知识树进行了映射,类似于可汗学院将各种学术学科绘制成星座的方式。

与 Loki 不同的是,雅典娜的产品将是开源的,或者说提供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访问、贡献或修改。在两次创业的间隙,胡安花了一年时间为自由代码项目做贡献,研究互联网的历史。他的技术哲学立场更加坚定。他开始认为现代网络颠覆了互联网最初的民主目标,而专利软件则是 "恶意 "的,因为它锁定了思想。如果雅典娜作为一个学习平台要取得成功,用户需要开放的统治权。

大约在这个时候,胡安开始写博客,这主要是为了解决计算机科学尚未掌握的令人兴奋和困难的事情。他用 2009 年硅谷创业者的简洁虽然熟悉的风格写文章,就像马克·扎克伯格宣布 Facebook 的新功能 "让人们与朋友跨网站分享信息",只是没有含糊其辞。有几篇博客以 "雅典娜 "开头,这是对乔布斯在 WWDC 上的呼应。

这些活动不仅是为了宣传雅典娜,而且也是为了与世界其他地区展开对话。胡安列出了一份有价值的、鲜为人知的开源计划清单,并邀请其他人做出贡献。与谷歌以往很少遵守的行为准则 "不要做恶人 "不同,胡安的行为准则可以说是 "加入正义之战"。

雅典娜失败了,被 Coursera 和 Udacity 等竞争性教育平台打败了,但成果被保存了下来。有一个名为 Acorn 的媒体播放器的设计图,它可以转换、混音和播放任何文件格式、这在今天的网络中仍然是缺失的。也有传言说,有一种思想在寻求彻底改革互联网本身,让它回归到平等主义的根源。

聚拢天才

Protocol Labs 最初是一家分布式公司。他雇佣了来自全球各地的学者、学生和深夜狂欢的编码狂人。部分原因是,在 2014 年,当 Protocol Labs 成立时,加利福尼亚州缺乏币圈开发人员。当时主要被理解为一种金融工具,在美国范围内,大多数加密项目的发展发生在纽约。不过,柏林、特拉维夫和香港等全球城市都很热闹。

Tezos 的创始人说:“这是一种文化和成本的游戏。在加州,聘用工程人才更贵,但人们真正学会了如何在创业公司工作。因为 2014 年这个行业尚在职业化,胡安还在斯坦福大学及其周边地区培养了一个网络。如果你要做一些学术性很强的事情,比如发明一种加密货币,你就应该在学术圈里好好表现。Filecoin 当然也用共识算法推动了这一进程。”

胡安与他以前在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生教授再次联系,包括密码学教授丹·博内赫(Dan Boneh)和 Stellar 联合创始人戴维-马齐埃斯(David Mazières)。他甚至回来为学校的计算机系统系列研讨会(Colloquium on Computer Systems Seminar)做报告。在电话中,胡安说,年轻的企业家是他的研讨会中偶尔的客人,常能带来新的灵感。

他向我们小组讲述了 Filecoin 采用的开创性加密方案之一 复制证明 proof-of-replication ,并表示其部分学生也有合作参与白皮书的编写。

Tezos 的创始人说,Protocol Labs 的办公点离斯坦福只有一箭之遥,日常有举办活动。他和他的舍友阿里·叶海亚(Ali Yahya,前 GoogleX 职员,现任职 a16z)会举办沙龙式的晚宴,胡安会演示 Filecoin 的早期版本,并谈论去中心化网络。其他人则会介绍从机器学习成果、生物信息学的进展、机器人实验到新型共识算法等任何内容。Tezos 的创始人说,这种思想的交叉融合有助于 Filecoin 的创新设计。同城化是很聪明的,但胡安所做的远不止是 "将天才集中在他身边"。

Protocol Labs 重温了他在雅典娜的经验,开始在互联网上发布研究问题,以众包解决方案,并浮动拨款。这是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率先采用的方法,其 RFP 程序着眼于分布式开发,以超越传统公司的限制。

胡安说:“我是硅谷的忠实粉丝,从历史上看,它是科技发展最重要的地方之一。但是,它可能已经过时了。”

新协议

20 世纪的数字创新史其实就是政府和超大型企业预算的历史,而这是胡安喜欢讲的故事。在冷战高峰期,高级研究计划局(ARPA)作为国会预算和科学研究的熔炉,被赋予了巨大的空间去探索技术的极限。这个财大气粗的家伙将私营企业与学术机构联系在一起,并结出了特氟龙、数据处理器和互联网等成果。

互联网的第一个节点设在大学里,由联邦国防开支资助。第一条互联网信息是在美国的两个计算机科学系之间通过 ARPAnet 发送的。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政府认可的垄断企业,比如电信巨头 AT&T,通过其创新中心贝尔实验室,不计较双底线,可以研究数以万计的技术创新并申请专利。比如在 1974 年,也就是 AT&T 孵化的 Unix 在经过多年的修修补补后亮相的那一年,贝尔实验室用于非军事研发的总预算超过 5 亿美元,以今天的美元计算,约合 28 亿美元。这些机构足够有钱,他们的思考时间尺度比今天很多创业公司存活期还要长。

胡安在 2017 年的 YC 播客中说:“你不可能建立一个像今天的互联网一样自由、开放、好用的东西,因为没有一个集团会资助它。那个政府参与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目前资本市场的运作方式并不倾向于重视这种耐心的创新。”

他说:“取而代之的是,我们有被风险资本榨取的公司,根据 6 到 12 个月的时间尺度来决定生死。激励结构完全被打破了。在追求产品与市场的契合度和陡峭的投资回报率的过程中,只有探索性的研究或进入死胡同的开发几乎没有空间。”胡安希望扭转这一趋势,并将自己视为更大的去中心化轨迹的一部分。

胡安说:“我认为我们非常接近于转变整个软件的生产模式,总有一天会有一个转折点,现在还不太清楚转折点会是什么,以及怎样才能实现它,但在某些时候,软件系统和软件应用的创建将只受制于人们在一个项目上的精力和注意力,而不是资本。”

虽然 Protocol Labs 确实有实力雄厚的投资者(包括 CoinDesk 的母公司 Digital Currency Group),但胡安表示,这些大企业的"使命一致"。另外,在 2017 年该公司 ICO 融资 2.058 亿美元,创下当时的纪录后,它有一个跑道,可以在匆忙推出之前把产品做好。

胡安说:“建立像贝尔实验室这样的东西是长期目标,但我们离能够做这样的事情还很远,世界上有机会能够做这样的事情的公司太少了。”

但胡安正在扩展该模式,并寻找补偿那些为网络增加价值的人的方法,即使脱离了 Protocol Labs 或 Filecoin 本身。胡安认为,资金模式将不断发展,以奖励在长期时间范围内的有价值贡献。Protocol Labs 正在研究能够补偿长期开源贡献者的模型,他们的见解为其铺平了道路,即使这些解决方案在几十年前被排挤。

这些工作大部分都是通过 Sourcecred 完成的,这是一个衡量和奖励用户在社区和开源项目中的价值创造的项目,在加密世界中正占据一席之地。一旦这些 Web 3.0 的商业发展模式成为常态,这将是一个极富生产性的时期,很多新技术都会被建立起来。

胡安说:“贝尔实验室聘请了所有这些杰出的科学家,并让他们自由发挥。Protocol Labs 算是做了一个 21 世纪的版本,但他们没有将其工人安置在同一栋建筑中,而是在探索如何以互联网原生方式进行研究。” YC 的合伙人表示,Protocol Labs 的分布式结构沿袭了几十年来开源工作的脚步。从 90 年代开始,我们已经知道如何进行跨时区的分布式开发了,当时 Linux 内核就已经是这样的了。但 Protocol Labs 在 20 世纪研发中心的传统上进行拓展的想法是有道理的。

在过去的五年里,Protocol Lab 的很多实验都是开源的,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使用。其中一些研究是辅助实验室的需求,比如为以太坊 2.0 和 Polkadot 赋能的点对点网络栈。但另一些则是合作互补的,比如 Coin List。Coin List 是与众筹平台 AngelList 合作建立的,这样 Filecoin 以及任何区块链项目都可以在不触及证券法的情况下发行代币。

不过,Tezos 的创始人说:“贝尔实验室在天文学、晶体管、激光方面都有所成就的。我认为加密货币中还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与之相比。”

Filecoin 的押注

Filecoin 不是第一个去中心化的文件存储网络。它甚至不是第一个建立在区块链上的。但胡安教授说,它很可能是最复杂的。另外,这可能是计算机科学史上第一次这样的项目可以想象的成功。

胡安说,一般来说,计算机系统的发展往往是先有最不复杂的系统,然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复杂性,从而增加功能。可验证性是下一层的复杂性。快速的互联网、更好的不是简单理论的加密基元和更好的 CPU 都是 Filecoin 能够成功的条件。

Web 3.0 正在吞噬世界。

经过多年的研发,以及生产上的延迟,Filecoin 在今年夏天终于启动了。

YC 合伙人说,这其中放了多少次飞机,停停顿顿。现在人们已经开始基于它进行构建了,拥有 40 个国家的矿工,并且有多个客户端的实现。尽管目前还不完全清楚 "杀手级用例 "会是什么,常青用例是什么,但在生产中很多人用非测试的方式来使用。

Filecoin 押注个人或企业有大量的存储空间可以货币化,而加密货币可以有效激励这个市场。它创造了一个市场,需要文件备份的买家可以找到卖家。几种不同的矿工将这些交易记录到区块链上,确保数据被妥善保存,并检索文件。这些文件将被分割并分布在网络上,以确保数据的完整性。

在谈到网络时,胡安经常预测到一个未知的未来,在那里需求是有保证的。这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但去中心化是互联网的阶段。他指出,一开始人们对云计算持怀疑态度。在从 IBM 和其他供应商转型的过程中,亚马逊和谷歌首先关注的是很多小型企业和小型用户,他们只是一种为自己服务的系统。而一旦他们让他们达到了一定的规模,转折点就来临了。人们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 "Web3 已经在吞噬世界"。

如果你要把 Filecoin 网络上目前所有的存储(推出几个月后就超过 1 个 EB 的存储)编译成 16 个 TB 的硬盘,那么这些硬盘堆起来的高度将是世界上最高建筑迪拜哈利法塔的 2.5 倍。几个月前,我们真的不确定是否有可能大规模地构建分散式存储网络,我们认为它会是规模的 1/100。IPFS 已经被服务于 100 多万用户的应用所采用,在任何一个星期,IPFS 网关管理着 50TB 的数据。更多的是,它在主要的 Web 2.0 玩家中得到了采用。

虽然 Protocol Labs 没有业务开发部门,但它专注于使网络开发者友好和强大,足以与云存储的能力相媲美。Protocol Labs 的网络也在通过与 ConsenSys 和 Shoah 基金会等加密和传统项目的合作进行扩展,Shoah 基金会是一个保存种族屠杀证词的组织。Filecoin 和 IPFS 将确保这些宝贵的人类记忆永远不会被篡改或删除。

Filecoin 项目负责人说:“Filecoin 网络的构建方式,可以独特地对抗错误信息。事实是不可改变的存储,并且可以在任何需要的地方被引用。”

民权活动家、Protocol Labs 的总顾问表示:”如果 Filecoin 标准成功,数据存储将变得比现在便宜几个数量级,这意味着互联网初创公司将能够以更便宜的价格建立自己的公司,与现有公司和科技巨头竞争。”

这种竞争的加剧可以为消费者提供更低的价格和更多的选择。它还可能引导全新类型的应用程序,这些应用程序可以在没有人类参与的情况下以编程方式存储自己并与 Filecoin 互动。这些将是全新的商业关系形式,他阐述了像浏览器这样的东西,它可以将一切都哈希到 IPFS,从 Filecoin 加载信息和应用程序,并直接供应给用户,绕过现在的网络系统。

打造更好的世界

回到艺术领域,或者说真正的人类表达领域,胡安认为人类的体验只会越来越多的网络媒介化。事实上,下一个大的网络接口(VR 眼镜)将被绑在你的头上。虚拟现实 将和智能手机一样具有革命性。但重要的是第一次就把原始设备弄好。现在,它已经走上了被社交数据垄断者所拥有的轨道。如果我们的 VR 体和我们的 VR 世界被我们的社交媒体世界所遵循的规则所运行,那真的是一种悲剧。

有了 Filecoin 这样的系统和非同质化代币这样的技术,加密社区可以确保虚拟空间,这个人类可能性的全新领域,能够保持开放的标准和隐私权和数据所有权等公民权利。

胡安说:“如果你能在未来几年内为那些大规模的 VR 用例解决这些问题,那么我们就有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热门交易所

热门币种

Bitcoin
BTC+2.42%
36,557.8
Ethereum
ETH+7.47%
1,232.05

比特币蜘蛛BTCSpider.com是比特币新闻及数字货币信息的聚合站,每天追踪采集全球主流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财经媒体、项目官网、交易平台的新鲜信息,实时更新海量资讯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