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新闻详情>

Andre Cronje: DeFi 表现派艺术家

2021-01-02 17:16:12

AC 一向对加密货币/价格不过多发表置评。(鉴于习惯将 Andre Cronje 简称为 AC,故下文约定成俗一律使用 AC。)

今年夏天,当所有以太坊 DeFi 项目都开启治理代币挖矿的时候,Yearn 的创始人 AC 将玩法升级,无任何团队预挖。

这种没有任何预留,100%通过挖矿分发的方式,也被称为“公平启动 fair launch”。

DeFi Pulse 团队人员说:“ AC 发明了一种无法前期启动资金的项目冷启动方式。他保证你能通过你的产品获取到用户社区,然后靠你的产品收入来资助团队。”

当人们把 AC 理解为更多的是创造者而不是开发者,更多的是艺术家而不是套利者时,这种明显的反文化举动就不那么令人惊讶了。

在九月的一次视频节目中,AC 将 2017 年的 ICO 热潮和 2020 年的 DeFi 进行对比,他说:“我们现在的处境跟当初差不多,所有项目都认为他们需要代币,都需要挖矿。这样会让刚入圈的人很难认真对待这场 DeFi 运动,因为当你是作为一个准备进场获利的投资者时,你首先应该去了解一下 sushi 的吸血鬼攻击和 pickle 的漏洞事件。”

AC 对这个行业的潜力很矛盾。他既认为它被过度炒作,但也对愤世嫉俗地执着于收益感到遗憾。他说 2018 年共识大会上,即使人们自嘲着区块链的革命性潜力,但依旧是饱含希望。2019 年,他看到圈内人走的走,厌倦的厌倦。人们已经意识到所谓的产品和采纳都是骗人的,都是垃圾,只有代币才是新产品。

尽管他对这一领域持大量保留意见,但 AC 在 2020 年 1 月 20 日完成了将成为 Yearn Finance 的首次代码提交。作为一款收益率优化应用,其管理的资产已达到了 10 亿美元大关。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切都是 AC 一个人完成的,没有团队或者公司。在过去一年的各种媒体上,他曾多次提及他任何时候都可能离开。他之所以能够具有这种选择性,是因为他从未对任何产品承诺“至死不渝”。

他说:“我没有愿景,没有计划,也没有目标,纯粹是为了乐趣,可能一个月后,这不再好玩了,我就回去打魔兽去了。”

当一个人重复警示别人他任何时候都可能离开,这可能意味着这个人真的会离开。

毕竟,中本聪就是如此。AC 也可能受之诱惑。

题外话

关于离开这个话题,我们可以展开聊聊一个题外话。AC 不会跟我说这件事,因为我在 10 月写了一篇文章,说他要离开 DeFi,他不想让我写,所以才聊到这件事。

我写这篇文章是因为他告诉我的,我知道这里面有很多利害关系。Yearn 当时有 7 亿多美元的资产在里面,很大程度上是围绕着 AC 的人格崇拜在支撑。

Aave 的 CEO 斯塔尼·库莱乔夫(Stani Kulechov)与 AC 的合作异常密切,虽然他们没有见过面。库莱乔夫说:"我了解 AC,他不会太在意财务方面的问题。即使他关心,也不会关心那么多。更多的是产品,得创造出一些东西,人们会说:'这很酷'。他的内心是一个 builder。"

DeFi 让我忽略了我的生活,我的健康,我的理智。我确实要把它放在第一位。

那篇报道出来后,AC 在 Telegram 上给我写道,他不会再回复我的信息。尽管如此,我还是为这篇报道主动提出采访,他没有回复,果然言出必行。

不管怎么样,只要我把 AC 跟我说的离开的事情一汇报,可能事就真成了。反正他当时已经准备离开了吗?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的,但我对他的历史还不够了解,他更多的是艺术家而不是工程师。

首次代码提交

AC 对加密技术的兴趣可以追溯到上一次比特币牛市的尾声,大约在 2017 年底的某个时候,他开始看白皮书和 Github 上的项目源码,当时他的商业伙伴离开他自己去度蜜月了。

AC 说:“如果当时他当时没有度蜜月,我现在可能还是做着跟五年前一样的活!”

2020 年 9 月,AC 在播客采访中表示:“2017 年后半年是首次市场拥有足够资产、协议和工具。”

根据他在 LinkedIn 上的资料,AC 比大多数在加密领域的人的年龄要大一些。在学习编程之前,他学的是法律。当代码开始引起他的兴趣时,他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敏捷性快速上手,他很快就被电信行业雇用,这使他熟悉了分布式系统。

加密技术吸引他后,他就开始在 Crypto Briefing 做代码评论。最终,他开始为一个名为 Fantom 的项目工作,这是一个来自韩国的定向无环图区块链项目。

即便如此,他也已经对代币文化感到沮丧。他曾说:"与琢磨产品相比,琢磨代币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精力和资本,从长远来看,前者是有好处的。"

尽管如此,他还是接受了帮助拥有加密代币的人获得更多加密代币的挑战。

AC 曾说:“Yearn 的事情实际上是因为我有自己的小稳定币投资组合,我试图像储蓄账户一样管理它。DeFi 的重点是这些协议如何相互作用。”

AC 说:"我偏爱稳定币,因为他不喜欢处理无常损失。我不喜欢做加密货币相关的决定,因为我不了解加密货币市场。"

2 月 4 日,他在 Medium 上写了一篇文章,讲述了推出 iEarn(后来成为 Y.Earn 或只是 Yearn)的情况,以及他如何为了让它上线而自掏腰包花费了数千美元的费用。月底,他又写了一篇文章,说推出它所遇到的障碍比他预想的还要多。

文中写道:“面对所有这些挑战是极其有趣,解决每一个挑战都能有助于创造了一个更强大的生态系统,让挑战来得更猛烈些吧!”

Aave 的 CEO 斯塔尼·库莱乔夫说:“现实也的确来了很多问题,前端出现一个问题,有人大额兑换造成了损失。”

AC 写了一篇标题为 “在 DeFi 开发糟糕透了 ” 的文章,其中写道:“说实话,它很烂,它很昂贵,社区充满敌意,用户强势。”

他继续抱怨他所面临的不断批评和用户不切实际的期望。应该说,在某种程度上,AC 确实算是以一种有趣的方式自己设定了期望。在他关于 iEarn 进展的文章中,他总是以团队的口吻称,其实只有他一个人。

Aave 的 CEO 斯塔尼·库莱乔夫说 AC 可能意识到了他自己不想像一个 24/7 的银行一样,提供技术支持和客户支持,库莱乔夫猜测对于 AC 来说,他被寄予太多期望了,负担太重,只好默默消失了。

他曾说,如果退出 DeFi 圈后,他应该会忙着打《魔兽世界》。

不过他说他自己是“收益蝙蝠侠”,如果用户需要他帮助他们实现收益最大化,他就会在。

据 Aave 的 CEO 斯塔尼·库莱乔夫说,在 Compound 发布 COMP 治理代理后,收益挖矿热潮来袭,这或许也是吸引 AC 回来的原因。

AC 有一个癖好,就是喜欢直接将合约直接部署到主网,不先在测试网进行测试。他曾在推特上说,我习惯“test in prod”,即在生产环境中测试的意思。

库莱乔夫曾让 AC 在测试网进行测试,但他不喜欢,那不是他的风格。对他来说,直接部署在主网的行为就是创建了一幅艺术品然后公布大众。

后来 IEarn 品牌升级为 Y.Earn(' I Earn' > ' You Earn'),在 COMP 发布一个月后,AC 在 Medium 上写了篇文章“Yield Farming 101”,解释了存储稳定币稳定赚币的收益优化原理。

7 月 17 日,AC 发布了他的 YFI 代币计划。他不预留任何代币,所有代币 100% 通过流动性挖矿获取,此举,AC 的形象 "登入神坛"。

这给 DeFi 带来了上文提及的 “公平分发 fair launch” 的概念。在 Yearn 上,任何人只要把流动性放到几个池子里,就能平等地获得 YFI 代币的机会,没有预挖,没有预留,没有提前给内部人打头阵。比特币,可以说也是这么做的,只不过它奖励的是哈希力量而不是存款,但这仍然只是把资源放在项目最想贡献的地方。

随后,数十个项目模仿 Yearn 的这种启动方式,YFI 的成功大大降低了项目方的冷启动障碍。

库莱乔夫自己也是一名创始人,他说:"团队代币分配不仅仅是为了从去中心化的应用中提取财富,也是为了保持相关性。很多创始人总是在想。如果治理不支持我怎么办?如果他们想摆脱我怎么办?他们有这些担心。"

而 AC 正好相反。

但他甚至不止于此。8 月中旬,他将和其他几位 DeFi 名家一起出现在 Zapper 的直播中,他说:"我想达到的境界是,我可以完全把自己从生态系统中移除,而它仍然按照正常的方式运作。"

他不想项目依赖于他,甚至连 YFI 的发音,他都不想给出官方版本,主流读法 YFI(“wi-fi”)还是由社区决定的。

AC 说:“如果你想要能够适时退出项目社区,若你预留了创始人部分,社区就会期望团队/负责人对项目负责到底。”

当然,AC 是否真的会完全离开 Yearn 项目,还有待观察。

当初 AC 还跟我联系的时候,他表示 Yearn 的所有关键代码还是他在编写。

可能他想要社区相信他不想要控制 Yearn,即使实际上的确是他在控制着。或者部分原因是他其实真的想要放权离开,另一部分不好直说的原因导致至今无法完全离开。

高处不胜寒,谁能知我心

CoinDesk 在 7 月 20 日首次报道了 YFI 的代币分布情况。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关于 AC 的事情,所以我以最能吸引眼球的怀疑态度来写它。那个周末,我收到了一条消息,说是合约里的钱太多了,但是 AC 会完全控制它。

这场风波恰好爆发在 AC 难得的一次睡觉的时候。当他醒来的时候,他迅速行动起来,将合约多签,以打消大家的顾虑,但他并没有表现出同情,毕竟退出骗局大家都见过了。

当有人问能给后来的 DeFi 开发者什么建议时,他回答:“你必须讨厌你自己多过于你的产品。”

他解释说,DeFi 的迭代速度如此之快,需要全身心投入。他说:"DeFi 让我忽视了我的生活、健康、理智。我确实必须把它放在第一位,如果你不愿意这么做,它就会让你崩溃。"

AC 的离开似乎也快了。在 8 月初,Decrypt 报道称 AC 快要退出 Yearn 了。后来他否认了那次采访,但需要注意的是,其实他之前在 Zapper 直播中说过类似的话:"过去的几个星期,我想怒然退出的次数多到无法形容。此时的期望值已经到了我都觉得不合理的地步。我经常会生气。"

这已经是第二次提及退出事宜了。

尽管行业内有去中心化的言论,但加密技术是由人类组成的,人类总是做同样的事情:他们寻找领导者。如果一个人没有站起来,他们就会造一个。"领袖黄袍加身,社区紧紧追随"。

比特币目前还没解决这个问题,以太坊绝对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而 Chainlink 主动拥抱这个问题。

AC 已经不仅仅是一个 DeFi 开发者了,即使他不想这样。现在 DeFi 狂热者们将其作为一个领导者盲目地跟随他,而 AC 只是想作为一个行为艺术家。

再三确认

AC 对这个行业及其文化的矛盾性表现得淋漓尽致,却也沉迷于用户基数的验证。

9 月,在与 Chainlink 的直播中,他说:"人们正在疯狂地赚钱,他们之所以疯狂地赚钱,是因为我们想出了一个全新的庞氏骗局,也就是治理代币,我们赠送,免费的不值钱的代币,出于某种原因,人们购买了这些代币,然后下一波人就会买下这些代币。"

当然,AC 自己也打造了最有价值的治理代币,这一点他很清楚,也相当困惑。每当要他推测为什么这么值钱的时候,他都拒绝。

但由于 YFI 的存在,人们对他的追随已经不像军人,而太像天外来客旅鼠了。9 月份的 Yearn 一切安好,总锁仓价值在 9.59 亿之间。

AC 已经开始着手开发一款名为 Eminence 的游戏应用,看起来这将是一款使用非同质化代币(NFT)的收藏卡游戏。AC 在 Twitter 上预告了这款游戏,于是粉丝们开始在以太坊上搜索代码。他们找到了它后,用户在甚至不知道它的目的是什么的情况下,就投入了 1500 万美元。

随后就发生闪电贷攻击了,1500 万美元没了。

碰巧的是,在 AC 可能基于 NFT 的新游戏产品被攻击的那天,我曾发过一篇关于 NFT 和 DeFi 结合的相关报道,所以实际上 AC 利用这些代币做了更多的事情,我对此很感兴趣,对此可以展开聊聊。

在 Telegram 上,我给他发了一篇 Rekt 博客上关于漏洞的文章,想多问问他在做什么 NFTs。这时他给我回信,只说了一句话:"我不再开发了。" AC 的保持沉默从那时开始,但几乎在他回来的同时,历史就会重演,就会有新的项目合约部署发布。

AC 在“解读我和 DeFi 的关系”这篇文章中写道:“DeFi 的开放性是一把双刃剑, 我还有更多的想法要做。”

尽管如此,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的迹象,新的项目正在进行中,如 Keep3r Network 和 Deriswap;AC 甚至宣布,Yearn 将与 pickle 和 sushi 两者合并。

他可能会在收益率上得分,却不会为自己得利。就像一个玩家,他想解锁新的关卡。像一个艺术家,他想留下创作。这样理解,AC 所说的离开就更容易理解了,如果乐趣到了尽头,就不用等着发工资了。

技术专家经常谈论 "堆栈",即软件如何基于软件之上进行构建。这个堆栈的真正底层并不是 TCP/IP。每一个堆栈的底层都是人,人脑的 "软件"比以太坊上的智能合约更不可改变。到目前为止,你甚至无法分叉它。

我们竟然被自我所困,AC 也同样,只要他决定继续开发构建,只要他想要按自己的方式开发应用,自然会被自我所困。

加密行业说到底也是靠人的智慧所新建的。AC 说:“人们总说区块链将彻底改变世界,不,它不会!”

热门交易所

相关币种

DeFind
DEFI--%
0.00131481

比特币蜘蛛BTCSpider.com是比特币新闻及数字货币信息的聚合站,每天追踪采集全球主流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财经媒体、项目官网、交易平台的新鲜信息,实时更新海量资讯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