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新闻详情>

Uniswap 创始人海登·亚当斯:DeFi 堕落者之王

2021-01-03 11:00:00

海登·亚当斯(Hayden Adams)获得 6.5 万美元的资助,创造了一个价值 20 亿美元的协议。目前还没有其他开发者做到这点。


通过 meme、推特和拉高出货,DeFi 堕落者已经成了 DeFi 领域的主流负面导向,即,加密货币行业内一种近似宗教狂热的亚文化。


奇怪的是,海登·亚当斯,这个掀起 DeFi 热潮的男人,完全不像是堕落者。身为 Uniswap 协议的创始人,他是一名说话温声细语的开发者,投身加密货币行业并非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有所作为。


然而,Uniswap 协议让他成了名副其实的 DeFi 堕落者之王。


亚当斯之前是西门子的初级工程师,被辞退后与父母住在一起。这时,有一个机会降临到他头上:Uniswap,在以太坊区块链上构建的免许可型代币交换项目。


5 月以来,Uniswap 项目的总锁仓价值(在这个去中心化借贷项目的智能合约中锁定的代币的美元价值)从 3500 万美元增至 13 亿美元,上涨了大约 3500%。他使用代码证明去中心化交易所不仅可以实现,而且能够与 Coinbase 这样强大的竞争对手匹敌。


  一个名叫卡尔的朋友


所有以太坊项目都可以在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的博客文章中找到,至少从外部来看是如此。


Uniswap 也不例外。通过布特林于 2016 年在 Reddit 上发布的《让我们像运行预测市场那样运行链上去中心化交易所》,26 岁的亚当斯获得了灵感。这篇文章本身基于预测市场 Gnosis 的成果乃至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罗宾·汉森(Robin Hanson)的早期理论。


2017 年秋天,卡尔·弗洛施(Karl Floersch)将布特林的这篇文章发送给亚当斯,成就了亚当斯的第一个项目。弗洛施是亚当斯在大学的朋友,后来在以太坊基金会工作。他现在是区块链可扩展技术公司 Optimism 的首席技术官。


亚当斯和弗洛施就读于纽约的石溪大学(Stony Brook Universit)。弗洛施称在这个学校接受的教育足以满足工作需求,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那里,弗洛施对以太坊产生了兴趣,并在毕业后迅速进入加密货币行业。


亚当斯则进入西门子,成为了一名汽车工程师,从事计算流体力学方面的工作。弗洛施在电话采访中告诉 CoinDesk,亚当斯是他最“不起眼”的朋友。亚当斯多年来一直拒绝进入加密货币行业,甚至错过了以 0.3 美元买入以太币的机会。


仅仅一年后,亚当斯就被西门子解雇,对未来感到迷茫,尽管他不是很喜欢自己在西门子的工作。


亚当斯说:“我根本不知道人生的方向,那段时间很痛苦。我在纽约郊区的家里呆了一段时间。”


  学习编程


亚当斯在 2017 年做的两个看似无关紧要的决定为 2020 年的 DeFi 牛市打下了基础。第一,他在 2017 年 3 月购买了以太币。第二,他学习了编程。


幸运的是,弗洛施帮助亚当斯解决了烦恼。他告诉亚当斯,以太坊区块链急缺智能合约开发者。由于 2017 年夏天加密货币价格暴涨,亚当斯开始学习 JavaScript 和 Solidity。


亚当斯说:“那是一段很奇怪的时期。我开始对以太坊产生兴趣,并且发现了它的伟大之处。失业反倒成了件好事。”


亚当斯很快觉得需要开发一个“真正的项目”来保持积极性。于是,亚当斯将目光转向了自动做市商,尽管他不熟悉金融和市场。这时,弗洛施向亚当斯介绍了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概念。


在加密货币行业,还有很多人也有着像亚当斯一样的经历。怀着对加密货币的好奇心,亚当斯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从迷茫的失业者变成程序员。3 年后,他成了时下最火爆的以太坊 dApp 的创始人。


Paradigm 研究者员丹·罗宾逊(Dan Robinson)在 Telegram 消息中表示:“只有在以太坊和 DeFi 生态系统内,才有可能发生像亚当斯这样的故事,才能大幅降低实现 Uniswap 这样能改变世界的想法的成本。”


罗宾逊称:“但是,也只有亚当斯才能创造出像 Uniswap 这样伟大的项目。他的坚韧和清晰的远景给我以及无数加密货币创始人带来了启示。”


  Uniswap 1.0 诞生之初


亚当斯居住在纽约的布鲁克林市,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基于 Uniswap 的概念证明进行编程。


Uniswap 不仅是亚当斯个人的产物,也是以太坊生态系统的一部分。


亚当斯开始前往加拿大和纽约市参加各种会议。事实上,亚当斯曾经飞往韩国首尔参加加密货币会议。由于没有入场券,他无法参会,但是他向布特林介绍了 Uniswap。白天,他待在 MakerDAO 或 Balance 的办公室里;到了晚上,他为 Uniswap 编程。(Balance 就是现在的以太坊钱包 Rainbow。)


这不是个糟糕的工作,尤其是与西门子的汽车建模工作相比。亚当斯说:“与货币相关编码真的很有趣。通过编码来实现原生收付款功能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Uniswap 从以太坊基金会那里获得了 6.5 万美元的资助(与自动做市商项目 Bancor 在 2017 年的 ICO 中筹集的 1.5 亿美元相去甚远),进行了全面的代码审查。(几年后,Bancor 似乎已经输掉了这场竞赛。据 Nomics 报告显示,在 12 月 7 日,Bancor 的 24 小时交易额为 123 万美元,而 Uniswap 的 24 小时交易额为 3.09 亿美元)。


亚当斯还将 Uniswap 从 Solidity 转移到 Vyper 上。Vyper 是一种专为以太坊智能合约构建的编程语言。有趣的是,Uniswap 是首批基于 Vyper 构建的项目之一。2018 年,亚当斯在多伦多的 EdCon 上介绍了该项目。


2018 年 11月,Uniswap 1.0 在 DevCon 4 上发布。虽然前景可期,但是 Uniswap 缺少一些能够真正推向市场的技术功能。例如,订单仅限于以太币的代币对,这极大地限制了 Uniswap 的功能。此外,Uniswap 1.0 上线时正值加密货币熊市,以太币的价格暴跌 95% 左右。


  流动性争夺战


然而,在去年夏天的 DeFi 热潮中,面对强劲的对手 SushiSwap,Uniswap 迎来了高光时刻。虽然 Uniswap 2.0 于去年 5 月上线,但其流动性和日交易量远远低于现在。


直到 9 月,SushiSwap 的匿名联合创始人 Chef Nomi 异军突起。Chef Nomi 是一位颇具斗志的 DeFi 堕落者,他将 SUSHI 代币作为奖励,提供给参与 Uniswap 流动性挖矿的用户,为 Uniswap 带来了价值数亿美元的流动性。然后,为了将 Uniswap 上的流动性提供者吸引到 SushiSwap 上,他为流动性提供者提供更高的收益,这就是如今所说的“吸血挖矿”。


Uniswap 是开源的,这意味着人们可以克隆其代码来发行自己的变体。无法克隆的是用户和流动性。


图 | DevCon4 上的海登·亚当斯和他的朋友们


作为反击,Uniswap 发行了自己的原生代币 UNI,相当于加密货币行业的“经济激励支票”。数百万个 UNI 代币被空投给了早期开发者、投资者、Uniswap $SOCK 持有者(没错,代币化的袜子)以及与 Uniswap 合约交互过的钱包。


这么一来,亚当斯不仅赢得了这场流动性争夺战,还成了最受欢迎的加密货币开发者。SushiSwap 的匿名联合创始人 Chef Nomi 套现(后又归还)价值 1300 万美元的 SUSHI 代币也无济于事。


Uniswap 大获全胜:自流动性争夺战以来,Uniswap 的总锁仓价值保持在 10 亿美元以上,并在 11 月连续数日突破 30 亿美元。


经历了与 SushiSwap 的较量和之后的 UNI 空投,Uniswap 变得更加受欢迎了。事实上,自诞生以来,乘着 DeFi 热潮的东风,Uniswap 的日交易量在去年 9 月首次超过 Coinbase。


亚当斯表示:“如果你一年前问我,Uniswap 的日交易量何时会超过 Coinbase,我可能会说 2021 年。但是,我们已经看到,在(去年)9 月,Uniswap 的交易量为 150 亿美元,Coinbase 则是 120 亿美元。”


  Uniswap 是什么?


Uniswap 是运行在以太坊区块链上的去中心化应用(dApp),是帮助不同对手方实现代币交易的智能合约。


亚当斯在 Uniswap 的播客中写道,Uniswap 的原名叫作 Unipeg。布特林认为 Uniswap 更有意义,亚当斯采纳了这一建议。


从合约调用来看,Uniswap 是最常用的以太坊应用,仅次于稳定币 USDT。Uniswap 的交易池共涉及大约 25000 种代币,尽管只有少数交易池有足够的流动性。


不过,这几个交易池很重要。Uniswap 的价值主张源于以太坊,反之亦然:以太坊是去中心化应用区块链,可以用来发行代币,Uniswap 则是交换这些代币的交易所。


以太坊于 2015 年上线以来,用于交易以太坊上代币的平台未得到充分发展。在 2016 和 2017 年,去中心化交易所甚至比现在还要多,亚当斯指出 EtherDelta 是最好的去中心化交易所之一。


Uniswap 解决了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一些问题,例如,用户界面差、报价低、滑点高等等。Uniswap 是自动做市商的形式之一。具体来说,Uniswap 是一个恒定乘积市场,也就是说代币永远不缺流动性。


  自动做市


Uniswap 的智能合约史无前例地降低了用户访问加密货币交易所内部机制的门槛。


亚当斯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从本质上来说,Uniswap 让用户更容易参与金融业。与传统做市相比,参与自动做市显然容易得多。”


换言之,Uniswap 将做市变得更加民主化。


Uniswap 的运作方式是:投资者将等价值的代币对存入 dApp 合约。Uniswap 的智能合约会根据两种代币的储备量来为它们定价。例如,在 Uniswap 的以太币/UNI 交易池中,以太币是用 UNI 定价的,UNI 是用以太币定价的。


恒定乘积市场的自动做市商和传统做市商存在一些差异。最主要的一点是,Uniswap 之类的自动做市商在任何价格下都有流动性。这是因为交易池中资产的价格是由一个叫作联合曲线的代数方程式决定的。Uniswap 的曲线是不变的,即,资产 X 的储备量乘以资产 Y 的储备量恒等于常量 K。


CoinRoutes 的 CTO 伊恩·韦斯伯格(Ian Weisberger)在电话采访中告诉 CoinDesk,这些价格也是对称的。不同于传统交易所,特定时刻的买入价和卖出价始终相同。


将资金存入 Uniswap 协议的投资者将获取一定比例的交易费作为激励。这些投资者叫作流动性提供者,但是他们的作用类似于做市商,只不过是被动的。


做市就是为交易提供买卖价格。该操作具有很高的技术难度,不仅需要编写短期脚本来提供价格,还要时刻掌握市场的动向,从中赚取利润。任何人都能成为做市商,但是要想赚钱则需要一些技巧。


Uniswap 流动性提供者被动赚钱能力之所以引人注目,一方面是因为它有助于维持 Uniswap 的运作,另一方面是因为代币持有者参与交易所日常业务运营所产生的影响。交易费的一小部分会留在交易池中促进市场发展,另一部分(0.3%)会奖励给流动性提供者。


自流动性争夺战以来,被动收益机制仍具有吸引力。UNI 流动性挖矿于 11 月中旬结束后,Uniswap 平台的总锁仓额减少约 50%。尽管如此,据 DeFi Pulse 数据显示,Uniswap 的总锁仓额达 13.3 亿美元,位居第五,依然是不错的成绩。


  Paradigm 的问题


有趣的是,Uniswap 的创造者们还没弄清楚 Uniswap 的被动做市商制度为何能取得成功。


10 月中旬,Paradigm 的合伙人兼量化分析师查理·诺伊斯(Charlie Noyes)在一篇博客中指出了他和 Paradigm 关于 Uniswap 的三个问题。这些问题据称都已解决。


诺伊斯、Paradigm 和亚当斯等开发者的主要关注点在于,散户交易者可以通过参与市场运作来获得特权。只要持有代币,任何人都能成为 Uniswap 上的做市商,参与 Uniswap 的运作。因此,Uniswap 的精神符合比特币的一般前提,并且可以通过实现代币交易民主化来帮助货币摆脱政府的控制。


博客中提出的问题主要围绕的是,为 Uniswap 提供流动性所产生的动态以及相关的权衡取舍。例如,Uniswap 收取多少交易费才是最理想的?或者,如何让提供流动性产生比单纯持有数字资产更高的收益?


不熟悉 Uniswap 的人很难理解诺伊斯提出的几个问题。那些数学分析和附带评论只会让人觉得更加深奥。例如,什么是毒流?


最关键的问题是,鉴于加密货币价格剧烈波动,成为自动做市商的流动性提供者是否比仅持有资产更有利可图。


当你将市场波动与交易结合在一起时,就会获得套利机会。请记住,Uniswap 会自动产生价格,而非从其它地方获取价格。你可以看到,当价格波动时,流动性提供者容易遭受损失,也就是所谓的“无常损失”。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人使用 Uniswap,这些问题的重要性会更加凸显出来。


Uniswap 最大的交易池,如 ETH/USDT 交易池,拥有比中心化交易所更多的流动性。这意味着,对于某些代币对来说,交易者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上能够获得比中心化交易所更好的报价。甚至连 Coinbase 等交易所都在考虑添加这类交易池。


这并不意味着一切都很顺利。普通交易所可以提供与市场价格不同的报价。它们可以为交易者提供更大的灵活性,以便抢占市场先机,而且可以让交易者设定不同水平的买入价。自从在今年夏天流行起来后,Uniswap 一直都是交易者的主要话题。


  无常损失


我们现在还不清楚普通人可以如何利用 Uniswap 来构建投资组合,当然这不仅仅是将加密货币添加到投资组合中。正如诺伊斯所言,我们先要弄清楚如何为流动性供给定价。要做到这点很难。


流动性供给与“无常损失”密不可分。无偿损失指的是当交易池中代币价格出现波动时,流动性提供者所遭受的价格损失。这种损失是无常的,因为流动性提供者不会经常从交易池中取出资金,因此代币的价格可能会恢复。



场外交易平台 B2C2 的创始人马克斯·波恩(Max Bonen)在电话采访中告诉 CoinDesk,无常损失不是什么新鲜事。相反,在交易者眼中,这就相当于逆向选择。Uniswap 依靠外部力量来设定市场价格,从而迫使流动性提供者来承担不良交易。流动性提供者与无常损失之间的唯一阻隔就是,流动性提供者会从每笔交易费中抽取 0.3% 作为手续费。


波恩说:“我认为,交易成本和价差将构成逆向选择函数,这是一条市场铁律。”


波恩进一步简化了 Uniswap 的问题,将其归结为自动做市商的开放性和投机性。他称,只要自动化做市商能够提供比中心化交易所更好的报价,就会拥有市场。但是那些由曲线设定的市场将面临中心化订单簿的固有问题。韦斯伯格告诉 CoinDesk,我们可以在各个市场上明显看出这点。Uniswap 的价格市场大体平缓,除非出现超过手续费和以太坊上的执行成本的套利机会。


韦斯伯格称:“当其它市场的价格发生变化时,Uniswap 的市场会在一段时间内保持不变。只有当其它市场的价格波动足够大时,Uniswap 的市场才会受到影响。如果价格波动不超过 0.3%,就不会产生任何负面影响,因为手续费就是 0.3%。”


  去中心化未来


如果你运行一个中心化交易所,你会如何阻止流动性流向去中心化交易所?这是我问亚当斯的最后一个问题。


当然了,他非常看好去中心化:


亚当斯表示:“我相信,去中心化基础设施将成为一切交易的基础。一切交易都将在以太坊上结算……去中心化基础设施将成为中心。我认为大部分流动性都将聚集到去中心化基础设施上。”


亚当斯称,中心化交易所在托管方面确实具有优势。一些投资者更倾向于将资产托管给可信方。根据他的设想,交易者未来将使用 Coinbase 进行代币交易,Coinbase 则使用 Uniswap


亚当斯表示:“中心化交易所有望成为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托管接口。”


亚当斯认为,自动做市商激励机制的吸引下,将会有更多闲置流动性涌入 Uniswap,而且还会有其他团队在 Uniswap 上进行构建。目前,有大约 200 个团队正在利用 Uniswap 作为基础层构建不同的项目,例如,保证金交易。


虽然亚当斯一向是个很谨慎的人,但是他已经有了远大目标:让 Uniswap 在 2021 年成为交易量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亚当斯表示,这个第一的宝座目前仍由币安(另一个加密货币独角兽)占据,Uniswap 还需要将交易量增加 10 倍。


“这一切都比我一年前预想的快很多。”


免责声明:本文作者持有少量 UNI 代币。


翻译:闵敏责编:Elsa


本文版权属于 CoinDesk 中文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近期,我们还开通了 TG 频道和讨论组:讨论组:https://t.me/coindeskchina

CoinDesk 中文版的官方渠道:🏆 微信公众号:CD中文版👏 微博:CoinDesk 中文版🍻 交流群:https://t.me/coindeskchina🎊 官网:http://coindeskchinese.com/🤝 币乎:CoinDesk中文
👇快来“分享、点赞、在看”

热门交易所

相关币种

DeFind
DEFI--%
0.00131481
Uniswap
UNI-4.56%
30.8558

比特币蜘蛛BTCSpider.com是比特币新闻及数字货币信息的聚合站,每天追踪采集全球主流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财经媒体、项目官网、交易平台的新鲜信息,实时更新海量资讯内容。